支持拜登的都是什么人?华尔街大佬也在豪赌

本文原刊于《华尔街日报》。

新一届美国政府上台后, 华尔街又会出现新一批与白宫有着不一般关系的金融界大佬。但比起金融家们在特朗普政府中享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一批人在拜登政府中的关系恐怕没那么硬。

在这次大选中,华尔街压倒性地拿出资金支持拜登,而捐款总是能让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获得进入椭圆形办公室的机会。对冲基金投资者萨斯曼和西蒙斯以及投资银行家埃夫隆和奥尔特曼都在拜登的最大捐款人行列。

知情人士透露,退休资产管理公司 TIAA-CREF 首席执行官弗格森正在争取内阁职位。摩根士丹利高管尼德斯和前对冲基金经理、总统候选人施泰尔等金融高管公开支持拜登,并可能在他的政府中产生影响力或获得职位。

支持拜登的都是什么人?华尔街大佬也在豪赌
民主党的筹款人称,一些表现活跃的民主党人或者曾在往届民主党政府中任职的人士可能加入新一届政府,比如财政工作老手、拜登过渡团队的联合主席辛茨,以及高盛集团的西沃特,后者曾在克林顿任内当过白宫新闻发言人,在奥巴马任内的财政部工作过。

另一位可能赴华盛顿任职的高盛高管是阿纳杜。阿纳杜现年39岁,在高盛担任城市投资计划负责人,据说他已经成为一个经济政策类职位的候选人。

来自民主党激进派强烈的反华尔街压力可能会削弱金融界在新政府中的影响力。拜登也希望与特朗普的亲华尔街行为保持距离。特朗普曾称,华盛顿要排除金钱的影响力,但他的内阁却充斥着与华尔街有关联的支持者,并与其他华尔街人士保持密切接触。

运营 BridgePark Advisors LLC 的投资银行家塞利格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商务部副部长,他表示,华尔街对民主党人的影响力将比过去小得多。塞利格称,金钱的影响力仍在,因此华尔街一直都能接触到(白宫),但可能不会很密切。

对冲基金 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LLC 的资深成员默瑟在助力特朗普2016年当选时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时还是候任总统的特朗普曾亲自向他致谢。当年年底,特朗普前往默瑟的庄园参加一场节日派对并感谢这位金融家助他赢得胜利。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苏世民一度与特朗普定期通话,探讨经济政策等问题。

本文提到的这些高管有些不予置评,不愿讨论他们与政府的潜在联系,有些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特朗普执政期间金融业蓬勃发展。股市攀升,特朗普2017年标志性的减税政策降低了企业税率,同时保护了对华尔街私募股权和对冲基金经理业绩报酬的优惠待遇,这是华尔街最不愿被触动的一块蛋糕。

但是,特朗普政府的混乱和动荡令金融业深感不安,因为金融业依赖一定程度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尤其是民族主义和关税政策,对华尔街的全球业务构成了威胁。

许多高管发现,他们的个人政治倾向与政府中的一些元素格格不入,这些高管倾向于中间派民主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认同自由贸易、低关税、财政保守的共和党理念。在今年夏天的抗议活动之后,许多华尔街公司接纳了「黑命贵」的运动,这是对其雇员进步政治倾向的认可,这些雇员大多来自城市,持自由主义观点。

在预计将在拜登的白宫发挥影响力的金融业高管中,施泰尔就是其中之一。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这位前对冲基金经理是2020年大选期间民主党阵营的最大捐赠者,捐款超过6700万美元。施泰尔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中输给了拜登。据一些民主党大捐赠者说,施泰尔一直与拜登及其竞选团队的高级成员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可能对新政府的环境政策施加影响。

尼德斯曾是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活动的主要筹款人,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曾担任副国务卿。他一直公开支持拜登。尼德斯目前在摩根士丹利担任高管,据知情人士透露,预计他将被考虑授予拜登政府中的一个职位,可能是在国际事务方面。

弗格森是华尔街最知名的黑人男性之一,据传他是内阁人选。弗格森此前曾担任美联储副主席,任职期间分别经历过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执政。弗格森自2008年以来一直执掌美国教师退休基金会,该机构管理着超过1兆美元的退休金和其他资产。

至于许多与特朗普关系最密切的公司,比如黑石集团、罗斯创建的房地产公司 Related Cos.、以及 Renaissance,这些公司里都有支持拜登的其他高层管理人员,可以有效对冲他们面对新政府时的风险。

Renaissance 的创始人西蒙斯曾向民主党捐赠了逾2400万美元,该公司的早期雇员 Henry Laufer 给民主党捐赠了1400多万美元。黑石集团的执行副主席詹姆斯和总裁格雷都支持拜登,并且为拜登举办过大型筹款活动。

作为 Paloma Advisors 的主要股东,萨斯曼向民主党人捐赠了2630万美元,这使他成为此轮选举周期中的第三大民主党支持者,捐款金额仅次于施泰尔和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

一些金融业高管为拜登的竞选活动筹集了资金。为拜登筹资至少10万美元的人包括 Related 的首席执行官 Jeff Blau、精品投资银行 Centerview Partners 和 Evercore 的创始人埃夫隆和奥尔特曼、投资人加洛格利和明迪奇,以及企业律所 Cravath, Swaine & Moore 的赛义德。

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的数据,金融服务人员对拜登的个人捐款金额超过对特朗普的捐款,拜登的竞选团队获得2.02亿美元捐款,特朗普团队获得捐款8400万美元。但华尔街人士似乎有些矛盾,他们在2020年总统竞选中的总捐款金额少于2016年的竞选,当时的共和党候选人中并没有非常领先的人选,杰布·布什和鲁比欧等建制派候选人提出了更偏中间派的竞选纲领,获得了财政保守派的认同。

拜登寻求富有捐款人支持的做法在他总统竞选初期曾引发争议,他在2019年的一个筹款活动中说,他不打算「妖魔化」富人,如果他获胜,「没有人的生活水平会改变」。

拜登的美国财政部长人选将是对下一届美国政府与华尔街关系的一个考验。美国财政部长职位此前由银行界人士担任,比如特朗普政府的姆努钦、小布什政府时期的保尔森和克林顿政府时期的鲁宾。

以往的猜测暗示,摩根大通公司首席执行官戴蒙可能被考虑在民主党政府中担任这一职务。但该党内部进步分子的势力已经变得更加强大,可能不太愿意让一位有权势的金融家在新政府中担任高级职务。

一位支持拜登的金融业高管表示:「让华尔街首席执行官在新政府中担任职务的呼声并不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