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虚拟币ico代写从业故事

昨天铺天盖地的都是某女明星代孕事件,其实这种事情在各行各业都有,属于公开或者半公开的命运。甚至连已经被明文禁止的论文代写,在某宝也能搜得到,更别说一些在当时没人管的领域了,比如虚拟币,比如ICO。

第一次失败的代写经历——始于2015

我进入区块链开发领域是一个非常偶然的行为。简单说就是2014年开始炒币,看准了一个币,结果整整一年,那个币跌的跟屎一样,虽然没几个钱,但也挺上火的。后来在群里聊天问怎么样才能涨起来,回复是做生态啊。

我当时傻乎乎的不知道做生态有多值钱,那可是2014年啊,以太坊都没出来的时候。然后我就着手查资料,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做了一个基于树莓派的虚拟币支付钱包,上面可以外接娃娃机、咖啡机等设备,完成基于虚拟币的自动支付系统。群里那几天很沸腾,我也很开心。不过开心之余,我不但没赚钱,买设备还花了好几百,然后那个币也还是跟屎一样没涨。

然后就有人私信我,希望5000块钱帮他做个币,需要简单而且不需要矿机的。我挺高兴啊,有钱为什么不赚,但我当时也不会做币,而且2015年的时候,纯pos币也不多,但最后憋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做出来了。结果程序给他,他反悔了,说是做币不赚钱,让我帮他站台。我又不傻,就那几个钱想让我给你当枪使,我也不干啊。

后来我就把这个币自行发布在群里了,然后告诉大家自己做着玩的,随便送。然后把币三分之一送群里了;三分之一送巴比特论坛了;剩下的自己留着做开发。然后群里就沸腾了,当天论坛和新群就建立了,连logo都出来了。然后他们就问我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我说没什么计划,连服务器我都没钱租,就租了一个月的,下个月还不知道怎么续呢。

后来群的人凑了一些钱,然后我拿着这些钱参加了当年的一个挺有名的创业大赛,还成为了当年唯一的进入行业赛一个虚拟币项目,这还真不是因为我多厉害,还是因为相关的项目太少了,评委都比较新鲜。再后来试图上一些大的交易所,比如比特时代什么的,但因为一没钱、二也没有什么名人站台、三也不喜欢画大饼,所以也渐渐归于沉寂,社区也属于半消失状态。但我一直在进行更新。

从2015年连续三个测试钱包,到2016年的三基准币方案(就是一个公链上跑三个基准币),再到2017年的bts资产,2018年的eos资产上的物联网支付,以及去年的以太坊物联网预言机(dapp),这几年连续升级了四次,也都是自己开发的。

其实早期的很多虚拟币项目都是这么淳朴的,不都是像媒体宣传的那种骗钱的东西。只是这种类型的项目都非常小众,就是在那么一两个群里流动,知道的人很少。而且也是因为知道的人少,时间长了就归于沉寂。

ICO项目的代写——始于2016,终于2017

其实一开始知道我的人并不多,后来因为一次吵架,我写了一个《虚拟币初级教程》,结果被人传群外面了,两个月下载量6000多,这还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更多。然后就这么出名了。

很多人找我做币,但问题是又不会维护,我又不想掺和进去(2016年帮一个公司做币,结果他们以维护的名义拉我站台,我不干,后来就再也不参与维护了)。

而基于以太坊的erc20代币则完美了解决了这个问题,这货是免维护的。所以在2016年底到2017年九部委没有全面禁止在国内ICO之前,我就突然接了很多这样的单子。

ICO单子最值钱的是一整套,包括项目立项、代币、白皮书、站台的大佬,网站、上交易所。这里除了站台的大佬和交易所是真的,其余的都是假的,一般20万起,在ICO最火的时候一百万也有可能。当然站台的大佬和交易所的费用是另算,最极端的时候大概能各收三分之一。你们没看错,ICO往往最后只有三分之一到了真正团队手里,而团队里面是没有开发者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九部委给禁了。这种活我不敢接,风险太大了。

再有一些是团队本身就有资源,但没有什么币圈知识。这种一般是项目立项、代币、和白皮书。这种钱就比较少,一般五千到五万不等,看客户的要求。我一般接的是这种活,当然他们不会用人民币,而是用代币支付的。实际上他们当时的报价也都是基于以太坊,比如几个币之类的,我只是便于大家理解,根据当时的价格折算成人民币。

这种活基本上当做一个创业项目来做就可以,一般分三期:第一期是项目立项、代币、可行性技术分析报告、和白皮书;第二期是项目demo;第三期是正式项目发布与运营。可惜的是,我那段时间接的都是第一期,只接过一个第二期,第三期的一个都没有。其实大家都在搂钱而已。

当时ICO的项目多的漫入天际,很多人写的白皮书甚至烂到就是把别人的东西粘贴复制一遍就完事了。而我是按照创新创业大赛立项书的要求写的,所以尽管很墨迹,但一方面项目看起来很正常,起码不是一个笑话;另一方面就是里面的内容起码有一半是我自己完全写的,另一半是把复制的内容做了反查重,所以除非是老手,否则不管是从项目还是查重角度来看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九部委文件发布前夕,我们这波开发者多少是有点感觉的,因为那段时间活多的不正常。本来我正常是一周写一个,为了保证质量,起码让同行看起来不丢人。但九部委文件发布之前那一周,我一下子接了三个活(因为价格太诱惑)。我差不多一天就睡4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在跟客户讨论项目立项,技术细节,和白皮书的撰写与修改。

然后在国内全面禁止ICO和交易所后,我就把剩下所有的活都推了,有个家伙甚至把价格翻了三倍我也没接,因为怕出事。之前因为不违法,但现在明知是禁止的再做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2018到2019——研发方向的失误与联盟链的兴起

之后两年,EOS兴起,我天真地以为这就是未来的以太坊,所以以太坊就基本上不做了,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EOS上面,希望研究明白了找个公司好好合作,但后来发现研究的是屠龙术,EOS始终跟屎一样,我白折腾了。整整两年,搭进去一万多,毛都没有,真的。

再一个就是做联盟链。但联盟链一般都是国内的公司做的,给钱没有那么爽快。一个月偶尔能有一两个千把块钱咨询的单子。最大的一个活还是石家庄的区块链公司给公安厅做的一个预研项目,当时折腾了2个月,等他们立项完往往就撤了。

2020年——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我

于是乎2020年我重新回到了以太坊,发现热点已经来到了defi(去中心化金融),但因为我前两年跑偏了,现在后浪兴起,我之前掌握的知识几乎完全过时了。

所以尽管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了uniswap(去中心化交易所)、sushi(流动性挖矿交易所)、nft、预言机等一系列defi的源码,但因为我当年那帮老伙伴们不是已经财务自由不干了,就是已经没活了退出了这个领域,而我之前积累的客户资源也因为疫情闹的大都黄了。所以即使是最新的技术在我手里仍然只是屠龙术而已。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如果有谁最后看到这里可能会问,那为什么这么久了不做自己的公链,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团队,不然早出名了。

原因是三个:

首先,币圈与生俱来的开发者鄙视链就是:国外>国内沿海>国内内陆,我就是最底层的那个,所以大多数的时候对我怀疑和否定的人远远大于信任和支持的人。

其次就是,我一直都是兼职的,我的本职工作是做嵌入式系统开发的。这也导致了很难组建稳定的团队。

最后就是,公链的成功率是非常低的,每年几千个项目,可真正成功的项目,大家可以从2009年数到2019年,一年都不一定有一个,而其中又有几个是独立开发者做的。而且我是要养家糊口赚钱的,所以很难在一个成功率不到0.1%的项目上付出长时间的精力。

实际上我手里确实有一个6年的项目。这个项目一直在进化:从早期的基于区块链的物联网支付,到中间的智能设备自治,到现在的蜂巢智能。

而这个项目的demo就是我在文章最开始说的那个一直在维护的币,可仅仅就这么个demo就花费了我大量的精力,更别说正式的链了。

并且这个我弄了这么久项目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想赚钱,就快点关注我们!!点我一下就行!

信贷网贷、怎么炒股、投资理财

关于零零网联系零零网

关注我们的帅哥美女,赚大钱!!

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码关注私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