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材暴涨,价格和流动性的分化还在持续

作为大宗商品的钢材迎来暴涨,根据同比数据,平均上涨近1000元,有的地区上涨1500元,每吨钢材总价达到5300元。

输入型通胀伴随资本而来,已经持续近1年时间。

去年国内疫情和货币宽松政策的叠加,对房地产、金融体系也造成了风险压力。

在这种稳定流动性和工业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分化”态势之下,如何缓解,将成为政策制定的方向。

1

钢材的暴涨,是自春节以来输入型通胀、产业需求上涨、产量政策性下调等多种因素叠加造成的。

钢材暴涨,价格和流动性的分化还在持续
有的建筑开发商,本打算去年开工的项目,因为各种原因,延期到今年,准备开工时,在核定钢材价格成本时,突然发现预算成本竟多出1000多万,这是始料未及的。

更有甚者,拉钢材的卡车排队等货,却无从提货。

造成这样的上述几个原因里,输入型通胀是一个较为直接的因素。

大量货币涌入,必然会寻找优质资产,大宗商品历来是被看好的标的,因此价格被涌来的货币抬升,也是不可避免的市场情况。

2

与之形成“反差”的就是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的几个指标:狭义货币(M1)增速下降0.3%,广义货币(M2)增速下降0.7%,均回落到个位数。

钢材暴涨,价格和流动性的分化还在持续
一般认为,M1和M2增速幅度一致,且在10个点以上的时候,表示货币流动性较高,反之则表示货币流动性趋于平稳。

这次一季度的这两个数据,反映的正是流动性的趋于平稳。

此外居民消费价格则也回落0.5%。

钢材暴涨,价格和流动性的分化还在持续
说明所谓的通胀,并不是“一视同仁”,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商品价格,仍然在趋于平稳。

3

由此可见:工业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扬,居民消费价格在趋于平稳,货币流动性也在趋于平稳,形成这样的“分化”其实是在表明:

除了输入型通胀之外,目前还有结构性通胀。而且这两者之间是有关系的,输入的货币越多,它们流向优质资产的量也就越多,而优质资产所在的行业领域的结构性通胀也会更明显。

了解到这一点,近期的趋势研判就有了依据。

毋庸置疑缓解这种结构性通胀,是政策制定的重要方向,那么之前已经涌入过多货币的领域肯定会被限制,而引导货币流向一些“洼地”,从而确保整个水域“一碗水端平”。

知道了这个思路,我们对市场趋势和政策导向就很好把握:

1、房地产行业一定是趋向平稳的,资金的流动一定会趋向平缓。

2、相对的中小企业会得到银行的“青睐”,实体经济将承接更多资金流,这不仅是市场趋势,更是政策导向。

3、考虑到输入型通胀的冲击影响,货币流动性趋于平稳的趋势,势必要持续一段时间。

至于大宗商品的逐个暴涨的情况,随着市场的调整和政策的导向,或许会逐渐成为个别现象,持续的时间也会逐渐缩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