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选举黄明端为董事长,张康阳为啥落选?

与网传的消息差不多,刚刚苏宁公布了新的董事会名单,苏宁、阿里、国资各派代表组成新一届董事会。

其中,苏宁仅保留两人,一位是张近东的“嫡系”任峻,另一位是独子张康阳。

阿里两人,国资两人。但新的董事长居然不是张近东的儿子张康阳,而是让给了阿里的代表黄明端。

黄明端本是大润发的老板,2018年,阿里出资224亿收购大润发,黄明端顺理成章改投到马云门下。

这次,他又临危受命,出任苏宁易购董事长,拯救资金链处于崩溃边缘的苏宁。不知担任“名誉董事长”的张近东作何感想?

由此,苏宁改姓“马”,不姓“张”了。

照理说,苏宁、阿里、国资三足鼎立,投票权是一样的,任峻常年负责苏宁易购具体经营工作,张康阳又是独子,他们两人才是董事长最佳人选。

尤其是张康阳,常年被张近东作为接班人培养,却名落孙山。

苏宁易购:选举黄明端为董事长-1
不禁让人好奇:究竟是这位网传能力出众的“太子爷”能力不够?还是阿里太强势?

1

在说清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捋顺下苏宁动荡的全过程。

2017年,张近东和许家印喝了一杯交杯酒,正式宣布两家结盟。

张近东看上恒大上市后的巨大收益,给恒大投了200亿,原本指望着2020年上市后大赚一笔,结果恒大A股上市失败,还不了钱。

无奈之下苏宁只能允许恒大“债转股”,由此埋下了苏宁资金链断裂危机的伏笔。

今年年初,危机爆发,企业债、银行债务、供应商欠款把苏宁逼上了“绝路”,让张近东不得不放下身段,四处求援。

先是在许家印牵线下深圳国资入股,称要拿出百亿资金支持苏宁发展,股票拉了两个涨停板。结果深圳人来公司考察一番后,撤回了入股计划。

据传原因是深圳觉得苏宁高管不懂互联网,“连问几个简单的互联网名词都答不上来。”

失去了深圳续命钱后,张近东又四处找下家。如今的大环境,钱少项目多。

当时,有个做互联网创业的朋友对帅真财经表示:“估计最后是阿里接盘,200亿的资金缺口,现在能拿得出这么多现金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除了阿里没别人。”

果不其然,在苏宁股票停牌20天后,由江苏国资、阿里、华泰、海尔、美的等组成的财团联合入股苏宁,张近东转让股份,失去大股东地位,苏宁陷入“无实际控制人”的境地。

经过半年的折腾,苏宁续命成功,张近东黯然选择退居二线。

新的股权结构需要组建新的董事会,便有了今天阿里黄明端出任苏宁董事长的事来。

2

“太子”张康阳为什么不能当董事长?据帅真财经推测可能有三个原因:

一、张康阳太年轻,其能力无法驾驭“大病初愈”的苏宁;

二、阿里太强势,双方在入股之前就有“君子协定”:阿里人必须担任董事长;

三、张近东想彻底放手零售,对董事长一职并不在乎;

先讲张康阳。

张康阳出生于1990年,今年31岁,张近东一直把他当做接班人培养,小时候他就跟着张近东开会,零零散散接受了一些企业管理的知识。

长大后,张康阳被送到美国沃顿商学院留学,沃顿商学院是全球顶级商学院,巴菲特、马斯克、特朗普均毕业自这所学校。归国后,张近东又提拔他做副总裁,主管国际业务。

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让张康阳拥有了“霸道总裁”的人设。网上还有文章说他在美留学期间,投资了刚刚上市的特斯拉,大赚了一笔,真假性不得而知。

实际上,张康阳主管的苏宁国际业务并不尽如人意。

在供应链端,苏宁国际曾与罗永浩合作,在直播间卖一款大牌进口口红,结果被人投诉是假货。

调查之后发现,这批口红是从意大利某个商场买的“尾货”,源头烂在意大利商场身上。

张康阳几乎没去苏宁国际的办公室,但经常电话参会,听下属汇报工作,据员工介绍:“少东家很懂零售,会上经常发问,他最关心成本问题。”

可做了几年,苏宁国际也没有起色,承担不起为公司创造利润的重责。

苏宁易购:选举黄明端为董事长-2
张康阳另一个负责的领域是体育,比如收购国际米兰。

张康阳对国米非常上心,凡资金方面的需求,尽量筹措,苏宁拿不出钱,就飞到美国卖球队债券,几年下来投了5亿多欧元,给国米换回了一个冠军。

去年,苏宁LOL电竞战队SN闯入了世界赛决赛,得到电竞粉丝空前的关注度。

从来没有管理过电竞战队的张康阳急急忙忙在个人微博介绍中加上了“苏宁电竞董事长”的头衔,狠狠蹭了一波流量。

实际上,SN战队日常运营权在消费电子集团,张康阳之前并未参与。一段时间内,苏宁CEO任峻甚至想砍掉SN战队,理由是“电竞影响公司形象”。

线下门店方面,张康阳曾在南京国贸苏宁门店试点改革,把门店的一楼全部改成卖体育用品,改变只卖家电3C的格局。

国贸离职店员吐槽:“自从一楼改成体育用品后,我们上面卖家电的跟着倒霉,顾客都不进来了,以为我们改行了。”

这名离职员工原本卖空调一年能赚10多万,自从改革后,连续拿了半年2000多的底薪,被迫辞职。

从以上可以看出,这位众星捧月的“太子爷”,除了为国米拿了一个冠军外,在经营上几乎乏善可陈。

现在的苏宁又是个“烂摊子”,让张康阳慌慌张张走上前台,不会起到力挽狂澜的效果,只会让他背上“无用富二代”的差名。

再说阿里。

阿里收购公司的风格,业内都知道:绝对控股,更换管理层。虽然这次入股苏宁不是收购,但不在人事上做点改变不符合阿里的风格。

苏宁最困难的时候,各个融资渠道均被堵死:银行不肯贷款;旧的债券还未还清,没人买新债;想靠张康阳在海外发债不现实,海外债券被严格监管。

张近东只有让出股权一条路,许家印、王健林等兄弟都没钱,只有马云有钱。阿里肯出手相救,已经算兄弟了,条件苛刻尚可接受。

最有可能的是,苏宁与阿里达成了在入股之前,就达成了“君子协定”,苏宁会主动让出董事长职务,换取保留任峻CEO的职务,有点像“主权”换“治权”的味道。

阿里空降一个黄明端来,面对20万苏宁员工,谁也不认识,怎么管理?还是要依靠苏宁的老班底——张近东的“大管家”任峻。

任峻长期以来一直负责苏宁易购的实际经营工作,属于实权派。

苏宁让出“虚名”给阿里,即满足了阿里的期望,又保住了任峻的实权,一箭双雕。

最后看张近东。

别以为张近东退居二线,就啥也没了。其实,张近东让出的只有上市公司:苏宁易购。

苏宁集团仍有地产、金融、科技、物流、体育等未上市的公司。其中,张近东最看重地产和金融,毕竟这两家公司,在没有易购的拖累下,每年能赚十几亿净利润。

7月上旬,张近东宣布卸任董事长时,外界传言,他将会把精力放在地产和金融两大板块上。如今的苏宁易购早已不是15年前的苏宁电器了,零售是个赔本买卖。

由于转型晚,管理层不懂电商,苏宁易购在零售端长期处于微利或亏本状态,表面上看流水很大,每年2500多亿,一算账,每年亏四五十亿,吃力不讨好。

电商市场已被天猫、京东、拼多多瓜分完了,苏宁易购没有翻身的机会。

苏宁易购:选举黄明端为董事长-3
张近东不如索性彻底放手,专心地产和金融,这两个是高壁垒、高利润行业,仍不失做个“富家翁”。

这时,谁坐董事长的位置已经不重要了。

结语:

苏宁易购曾被股民誉为“中小板最赚钱的股票”,仅仅过去了10年,这家“最赚钱”的上市公司被迫改姓,不禁令人有些唏嘘。

不过相比于其他破产、退市的公司,苏宁保住了,留下了体面。张近东或许还有重新夺回控制权的一天。

据说,为了迎接黄明端上任,苏宁为他准备了一间独立办公室,匹配他的董事长身份。黄明端得知消息后,拒绝了独立办公室,要求把办公桌搬到员工区,与大家一起办公。

或许,这就是互联网公司与传统公司之间不同的做事风格吧!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