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嗓子喉片退市,06896股票代码何去何从?

港股上市6年的金嗓子,即将迎来私有化。

近日,金嗓子宣布,获董事会副主席曾勇牵头的创办人集团及私募基金亚赋集团,提出以每股2.8元提私有化建议,作价较该公司较8月5日停牌前收市价2.22元有溢价25.6%,较股份于不受干扰日期的收市价每股1.80港元溢价约55.6%。此次私有化涉及1.89亿股,涉资约5.3亿元。

对于私有化,金嗓子表示,主要原因是在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中,准备与优秀的合作伙伴携手促成业务所需作出的转型。

“金嗓子喉宝,早用早好!”这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曾响彻大江南北,金嗓子的代表性产品金嗓子喉片和喉宝陪伴了一代人的成长,但享受了近30年红利的金嗓子,近几年发展并不顺利。

2020年6月,因被执行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嗓子食品”)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出境。

根据公告,被执行人为金嗓子集团旗下子公司金嗓子食品,申请执行人为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华文”),执行标的金额为5194.98万元,案号为(2019)沪01执924号。

金嗓子喉片-1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金嗓子食品推出“草本植物饮料”产品,公司与星空华文订立了《电视广告委托代理合同》,约定金嗓子食品在《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英雄》节目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广告,合同总价8000万元。不过,在合同执行完毕后,因不认可上述两档节目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广告费尾款。

2019年6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金嗓子食品需支付星空华文5167万元广告费。不过,具备履行能力却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金嗓子食品于2019年9月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江佩珍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

金嗓子的前身为柳州糖果二厂,在糖果厂当年摇摇欲坠、濒临破产的时候,时任厂长的江佩珍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王耀发合作,由后者提供了糖果厂产品改进方案,推出了一款非处方药,并将其命名为“金嗓子喉片”。1998年,在国有企业改制大潮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糖果二厂改制,成立了广西金嗓子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主要产品有金嗓子喉片、无糖金嗓子喉宝等六十多种药品。其中金嗓子喉片的年生产能力为50亿片。

2015年,金嗓子登陆联交所,成为广西柳州市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之一。

但是,经过多年发展,支撑金嗓子集团业绩的仍为一款产品。金嗓子喉片属于非处方药,喉宝则是食品。从上市至今,金嗓子的营收90%以上还是来自于金嗓子喉片。

数据显示,2012-2019年,金嗓子喉片营收占比分别为92.4%、92.4%、90.6%、91.8%、87%、89%、90.5%、90.5%。营收过于依赖单品意味着公司整体收入直接受该产品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金嗓子假意邀请罗纳尔多为其代言一事,备受业内诟病。因为这位顶级球星“代言”后,金嗓子火遍大江南北,但是却被当事人控告并未签约代言。为挽救企业形象,金嗓子不得不在2007年8月,以1430万元的费用正式邀请了另一位球星成为代言人,那就是罗纳尔多的老乡卡卡。

业内普遍认为,赖以生存的喉片市场已经没有发展空间,但多元化之路又走不通,这是金嗓子面临的最大问题。金嗓子的多元化战略,虽然在打造新的产品,但并没有离开原本的认识,针对的仍然是固有的消费群体。

经济学者、财经评论家郭凡礼也曾表示,金嗓子过于依赖单品金嗓子喉片,经过20几年的发展,该产品已经进入品牌老化阶段,适用人群越来越窄,难以依靠品牌力量扩展市场份额。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