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风格漂移被监管关注,盲盒基金休矣?

近年来由于市场风格的快速轮动,不少基金出现了摆脱合同束缚而去追逐市场热点的“漂移”现象。从短期来看,基金风格的漂移确实会带来良好的业绩表现,但长远来看,风格漂移带来的超额收益并不明显,反而可能成为基金市场良性发展的绊脚石。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监管部门已经对风格漂移的基金进行了重点关注,这也意味着后期此类基金或将进行调仓换股。

漂移的场景一般出现在赛车场,而如今却频频发生在基金身上。

9月15日,据媒体报道,近期监管部门对部分风格发生漂移的基金产品进行了重点关注,相关基金经理也对基金产品的持仓进行了调整。这意味着,基金风格漂移现象或将迎来整改,部分基金的持仓结构或因此发生明显变化。

从历史上发生风格漂移的案例来看,主要可以分为中小盘基金买大盘股、量化基金“伪”量化、主题基金名不副实三种漂移类型。今年以来出现的漂移案例中第三种情况居多,不少前期冷门的主题基金因为重仓新能源、半导体等市场热点而大放异彩。

1 主题基金名不副实,“风格漂移”成业绩黑马

“基于光伏、风电等新能源企业属于本基金投资范围中的再生能源企业,而为光伏发电、风力发电提供储能支持的锂电池储能作为电力基础设施必备产品,属于本基金投资范围中的为公用事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供应商。”

这段带有澄清性质的说明文字来自前海开源9月3日披露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行业股基产品资料概要更新》。

前海开源专门写下这段说明,并非心血来潮。今年以来,新能源热潮带火了一批新能源主题基金,而前海开源公用事业也因为重仓押注新能源赛道,而荣登上半年股票型基金冠军宝座,这也让出道才一年的基金经理崔宸龙一战成名。

在此之前,该基金的累计收益率一直处于同类产品平均水平以下,这样的状态曾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在今年6月份才被打破。

尽管业绩喜人,但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基对“公用事业”投资范围的划定与重仓新能源的实际操作形成的反差,还是引发了外界对其是否违背合同约定的质疑。

根据招募说明书,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基所定义的公用事业行业,为“包括但不局限于水电气服务商,为公用事业企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供应商,基础设施承包商和设备供应商,传统和再生能源企业,通讯服务商,油气储存及运输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基金经理遵循的投资范围似乎又像是另一套标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基金的前十大持仓股中,几乎清一色的锂电股、光伏股,比亚迪、亿纬锂能、宁德时代等新能源热股均赫然在列。

基金-1

图源:基金2021年中期报告

实际上,今年以来,被质疑“风格漂移”的基金产品不在少数,健康生活、人工智能、互联网乃至文体娱乐主题基金纷纷押注新能源。

比如华泰柏瑞基金旗下的健康生活混基,在招募说明书中明确股票投资范围包含健康和生活两大主题。其中健康主题对应的是有利于公众建立健康体质和生活的行业或公司,如医疗服务、健康食品、文体产业、户外运动服装及器械等,生活主题对应的是符合公众消费趋势,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和公司,如家电、商贸零售、旅游、航空、消费电子等。

而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第一、第三、第七大持仓股分别为宁德时代、亿纬锂能和天赐材料,合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超23%。

又如万家基金旗下的人工智能股基、宝盈基金旗下的人工智能股基,虽然名为“人工智能”,但持仓中却多为新能源热股。截至二季度末,万家人工智能的前十大持仓股中天赐材料、赣锋锂业、星源材质、宁德时代均位列其中,宝盈人工智能的第一、第三大持仓股分别为宁德时代和天赐材料。

文体娱乐主题基金也是基金风格漂移的重灾区,比如嘉实文体娱乐、博时文体娱乐等。成立于2017年的博时文体娱乐最新的股票持仓中制造业占了49.24%,其次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占比12.24%,作为主投方向的文体娱乐占比却仅为8.24%。

当然,还有部分基金虽然没有追逐年内热点——新能源,但也发生了风格漂移。比如成立于2016年的嘉实创新成长混基,在最新十大持仓中竟然有六只均为金融股。整体来看,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基金持仓金融业占比37.28%。

基金-2

图源:基金2021年中期报告

2 行情分化演绎,基金风格被迫“漂移”?

为什么这些基金经理要冒着违反合同约定的风险,去实施“风格漂移”呢?

发表于2020年的论文《The shrouded business of style drift in active mutual funds》曾对中国主动管理权益类基金市场的风格漂移情况进行了探讨,该文认为,风格漂移行为可以为基金带来较高的净流入资金,基金经理对最大化与规模挂钩的薪酬的追求促使其进行风格漂移,试图超越其他基金,成为排名最高的基金,以吸引资金流入,从而获取更高的薪酬。

此言不虚,尤其在像今年这样极致分化的行情下,出于业绩压力,部分基金管理人往往会降低风格一致性的要求,而大举买入热点板块。

数据显示,截至9月17日,中证全指年内涨幅达3.67%,但内部板块则分化严重。从行业及概念板块看,钢铁、采掘、新能源、半导体涨幅均在50%左右,而去年大涨的家用电器、食品饮料等则出现了大幅下跌。

在行情分化的背景下,部分基金经理和投资者都感到了“焦虑”,以至于出现了十分魔幻的一幕:前有券商首席电子分析师怒怼中芯国际光刻胶负责人,后有大客户坚决要求基金经理调仓新能源,否则就赎回基金去买新能源ETF。

除了业绩压力,还有部分基金产品出现“风格漂移”或是规模扩大所致。

比如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基金,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规模达287亿元。在公募基金个股持仓的限制下,这只基金很难在中小盘个股中施展拳脚,因而大蓝筹成为其主投标的。

不过,在今年9月10日,易方达中小盘已经正式更名为“易方达优质精选”,基金的投资策略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投资范围在A股的基础上新增了港股(股票占比0-50%),并且不受此前的“中小盘股”限制。

当然,还有的基金“风格漂移”也可能与部分行业出现“价值毁灭”有关。

以今年波动较大的教育板块为例,截至9月16日,今年6月刚刚成立的博时全球中国教育QDII基金(被动型基金)年内跌幅已超50%,而同样是教育主题基金,南方现代教育股票基金则逃过一劫,不仅没跌,反而还有不错的涨幅。背后原因,便是后者在二季度适当减仓了教育股,加仓了医美、新能源汽车、光伏股等。

伴随监管对基金风格漂移的关注,部分基金或已显现调仓换股的迹象。

9月14日,嘉实创新成长重仓的六只金融股全部下跌,跌幅超2%,另外四只重仓股仅有一只微涨0.9%,其余全部下跌。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基金当天仍然上涨0.81%,且远超0.04%的估算涨幅。实际净值与估算净值出现大幅偏离,不排除背后有调仓换股的可能。

3 风格漂移的“双刃剑”

基金投资风格的漂移,也有惊险的一面。选对赛道,皆大欢喜;选错赛道,有时也会费力不讨好。

以永赢高端制造A为例,虽然在基金合同中明确“本基金非现金资产中不低于80%的资产将投资于高端制造相关上市公司”,但是最新中期报告却显示,整个金融业持股占比高达52.21%,远高于制造业的31.31%。

由于金融板块整体下挫,重仓金融股导致该基金二季度份额净值下跌3.66%。截至9月17日,该基金净值年内跌幅达6.25%。

当然,即便那些押对赛道的基金,在短期内确实获得了良好的表现,为基金产品带来了较高的净流入资金,但是从长期来看,风格漂移带来的超额收益并不明显。

前文提到的学术文章显示,从三年期的情况来看,风格漂移型基金的基金经理选股能力下降,投资收益下降了2.2%;而风格一致型基金的基金经理通过购买与投资目标相符合的优质股票,为投资者获取了0.47%的额外收益,二者之差达到了2.67%。

更为关键的是,不断变化投资方向,往往也会使得这类基金的规模不断缩水。

比如前海开源一带一路基金,成立六年来,经历了四任基金经理,投资风格多次变化。尽管基金合同中表示把握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投资机会,但最新十大重仓股却是宁德时代、华熙生物等核心资产或市场热门股。目前,基金规模已从成立时的9.5亿元缩水至1.47亿元。

长期来看,与风格漂移型基金相比,风格一致型基金业绩表现反而更佳。原因在于,偏离投资目标的基金经理会过于关注短期结果,在短期预期下,基金经理可能会投入更少的时间、资源和精力去评估股票的质量,因为不会长期持有这些股票。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