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成水变油的荒唐骗局,蒙蔽国民近十年

1997年,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开创了“中国第五大发明”的王洪成10年有期徒刑,这个愚弄了中国民众数年的巨骗终于和他的谎言一起被关进了监牢。在此之前,王洪成利用自己的“水变油”技术,骗名骗财,造成经济损失数亿元。

那么,他是如何造出这么大的一个骗局的呢?

王洪成,1954年出生于东北,长大后从事过各种行业,养猪、当兵、当木匠、做售票员,多年来在各行各业间摸爬滚打,他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这些经验代表着他对于社会运行机理的认知,而他自以为充分却又不完全正确的认知让他产生了可以钻制度与法律空子的错觉。

比如他会用猪肉来换取初中文凭。再比如他会号称自己能够将水变成油。

1984年,王洪成宣布发明“洪成基液”,据他自己的说法,只要将水和油按照3比1的比例混合,再加进少许“洪成基液”,就可以成为“水基燃料”,一点即燃,并且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可以提高燃料利用效率。除“洪成基液”之外,王洪成还发明了一种“膨化燃料”,其实就是将汽油、柴油、煤粉等与水混合,再加入“膨化剂”,就生产出了“膨化柴油”、“膨化重油”、“膨化水煤浆”等燃料,声称使用这种燃料可以实现节油20%~30%。

王洪成水变油的荒唐骗局,蒙蔽国民近十年-1
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科学骗子都对永动机抱有一种执念,18世纪,德国人奥尔菲留斯自称发明了永动机,后来被揭穿有人藏在夹壁墙内牵动绳子;19世纪,一个名叫李德黑法的美国人声称发明了永动机,结果在表演时被发现有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藏在二楼转动曲柄。

时间进入20世纪,1984年,也就是在王洪成发明“洪成基液”的那一年,王洪成还提出了一个永动机方案,不过不久便被揭穿,而这次他所使用的技术要比他的前辈们低劣得多:他直接用一个电动马达来充当永动机。不过此时的王洪成尚且名声不显,这场骗局也未能如之前的那几场那样广传于世,否则他也无法继续之后的骗局。

王洪成水变油的荒唐骗局,蒙蔽国民近十年-2
1985年冬天,王洪成带着他的“水变油”技术,到全国各地进行表演,看热闹的观众看到那一团混合液被点着后熊熊燃烧的场景,惊叹四起。许多媒体不辨真伪,争相报道,将王洪成及其发明炒得火热。但其实原理很简单,当水与油混合之后,油会浮在表面,上层的油燃烧产生的热量会将下层的水蒸发,最后容器中就会变得空空如也,造成“水基燃料”燃烧殆尽的假象。

当然,这么拙劣的骗术终归会有被人看破的时候。有一次王洪成在西安表演的时候,有人提出要进行对比实验,将王洪成原来所用的7:3的油水混合物分别放在两个盆里,一个盆里添加“膨化剂”,另外一个盆里不添加“膨化剂”,将两个盆里的液体同时点燃,结果添加“膨化剂”的液体反而没有未添加的燃烧得彻底。当然这只是王洪成漫长巡游表演历程中的一个小小插曲,远未能动摇他骗术大厦的根基。

“水变油”这么明显的科学骗局,为何一直都没有被拆穿,反而能在神州大地上流毒近十年呢?

首先是王洪成避开了专业的核验与审查。王洪成及其发明在具备了一定知名度之后,也不是没有专业的科研单位找他鉴定,但每次都被他找理由推脱掉。

一项发明,首先至少应该是经过专业审查,在被给予专利授权的情况下才能应用于生产,而王洪成则绕开了这一步,以表演取代科学实验,在随意性与可操作性极大的环境下通过“实操”来迷惑媒体与观众的眼睛,以此来打响自己的名声,然后骗取企业单位的投资,牟取暴利。

这当中所用的手法是多种多样的。

例如一位公安局副局长来观看王洪成的表演,王洪成在表演过程中用真油偷换了自己的“水基燃料”,所以那位副局长在汽车中加注的“水基燃料”其实就是真油,当汽车开动起来之后,王洪成的发明就算是得到了鉴定。

王洪成水变油的荒唐骗局,蒙蔽国民近十年-3
在另外一场由一干权威专家围观的大型表演中,王洪成首先在一个水泥池中倒入了水,然后将他的药液倒进去搅拌之后将水池遮盖了起来。等他将遮盖物掀开,将水泥池中的液体舀出之后,这些液体一经点燃立马升腾起熊熊大火。这个过程被在场媒体记录之后,大肆渲染吹嘘,称其为“人类历史上最令人震惊的科学游戏”。那么真相如何呢?其实水泥池底部连通有输油管道,在水泥池被遮盖期间由管道输入的燃油泛到表层,由于水泥池较高,人只能舀到表层的燃油,自然会一点就着。

不过,常在河边以身试法的王洪成也有湿鞋的时候。

早在他发明“水基燃料”之初,为了将事情搞清楚,有关单位便将王洪成请到北京,为他提供最好的生活条件和实验条件,还指定国家安全部派人协助并保护他。按照王洪成的要求,单位为他建造了一个大水池,他在水池内添加了水和水基燃料,为水池通上了电。

过了一会儿,王洪成用一个啤酒瓶取样,点火,果然大获成功。但让王洪成没有想到的是,在实验开始之前国家安全部的人为每个啤酒瓶都做了标记,而他取样的瓶子与他点燃的瓶子并非同一个。事情败露之后,王洪成不辞而别,来到北京火车站准备跑路,结果被安全部的人抓了回去,将他送进了秦山监狱。

由于这次事件未造成太大影响,且王洪成本人认错态度“诚恳”,监禁只进行了几个月就结束了。回到哈尔滨之后王洪成非但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宣传他的发明,各个领导看了他的表演之后当场拍板要与他合作。他骗到投资之后还是继续到处表演而不事生产,于是再次被国家关进了监狱。

一些报刊为王洪成的入狱鸣不平,指责国家迫害王洪成。

两度入狱非但没能终止这场骗局,反而提升了王洪成的知名度。

知名度上去了,注视他的目光多了,骗术就容易出破绽,他需要一些官方证明来装饰门面。

为此,他跑到中国科学院要求鉴定,但在鉴定将要开始时他又反悔,顺手偷了一份中科院的文件,将上面的公章和抬头裁剪下来,为自己假造了一份证明。

除此之外,由于他的发明已经与许多人的利益绑定在一起,一些人明知“水变油”纯属胡扯,依旧站出来为王洪成作证。

有人写了一份报告,用核聚变来解释“水变油技术”,报告里写满了胡编乱造的化学公式,甚至还盗用了某位化学教授的名号,但就是这样的一份报告,已经足以蒙蔽大多数人的眼睛。

而流传于世的另外一份报告称,王洪成的发明已经经过了实践的检验,不再需要理论层面的验证。

就这样,王洪成的声名与威望一步步走上了顶峰,“解除人类的困境”、“给人类历史带来福音的人”等等明显超出常理的称号经由媒体加诸其身,媒体的追捧让王洪成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度的膨胀,一名在王洪成身边工作的人在得知了“水变油”的真相之后,曾试图劝诫王洪成,结果王洪成说:“你懂什么?我要让全国知道我是最伟大的,谁不听我的,给我捣乱,我就让他死!”

王洪成水变油的荒唐骗局,蒙蔽国民近十年-4
王洪成甚至还表示要用国务院副总理的职位才能换取他手中的“秘方”。

在收割身份与名誉的同时,王洪成一直没有停下敛财的手。

“水变油”的名声传出去之后,许多单位企业斥巨资与其合作,哈尔滨市政府希望王洪成能为其家乡作贡献,指定哈尔滨实业房地产开发公司配合王洪成工作,为他提供人财物上的支持,该公司为王洪成配备了住房、实验室、实验器材等,还为他开设厂区和公司,成立了“中国洪成新能源集团总公司”。

成立次年,该公司召开董事会,决定在当地景阳小区将烧煤锅炉改造为烧膨化柴油锅炉,并以此作为全国新型燃料的推广点。

王洪成水变油的荒唐骗局,蒙蔽国民近十年-5
但是,锅炉在景阳小区经过设计安装之后,王洪成拿出的膨化柴油却根本无法燃烧,该公司又被迫从大庆购买柴油代替“膨化柴油”,来保证居民过冬,之后又不得不拆除膨化柴油锅炉,重新安装烧煤锅炉。最终,非但没能让小区成为全国新型燃料的推广点,反而让几百万元打了水漂。

通过使用其“膨化燃料”可以节油的噱头,王洪成在1993年~1995年间,共售卖给各企业“重油膨化剂”四十多吨,“重柴油膨化剂”二十多吨,获益四百多万。与他本人的获益相比,更加巨额的是使用他的产品之后造成的损失。许多商家买回他的膨化剂之后按照他的方法进行燃料制造,结果做出来的燃料油水分层、热值低、黏度大,根本没有节油效果,并且用久了之后杂质还会沉积到管道锅炉内壁上,损伤设备。据统计,王洪成的产品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四亿元之多。

终于,当闹剧愈演愈烈,相关人员向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递交了一篇关于王洪成事件的报告,朱镕基看后,批示说“不要再折腾了”。

1995年,公安机关将王洪成抓获,在法庭接受审判时,王洪成还假装晕倒,意图逃避法律追责。不过这一次,他没能骗过法院。

王洪成虽然用一些小花招一时蒙蔽了民众的双眼,但纸里包不住火,最终还是要接受法律的审判。这次事件也提醒我们,科学研究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相信随着我国教育水平的提升,伪科学终将在日光之下无所遁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