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好吗(贷款利率上下限放开的影响)

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 

——来自贷款利率上下限放开的微观证据

作者:吴静桦、王靖茹、刘静秋、王红建

Source:会计研究2021.4

一、引言

中国经济长期处于依靠要素投入和投资驱动的粗放型增长模式,造成资源过度耗费、环境日益恶化以及结构性矛盾突出等隐患。现阶段中国经济要实现 “高速”增长向 “高质量”发展转变必须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企业全要素生产率越高,表明要素利用效率越高、资源浪费情况越少,企业发展处于较高水平。

贷款利率市场化-1
金融发展可以显著促进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①促使金融机构对企业融资行为进行甄别与监督,缓解信贷市场信息不对称,提高资金配置效率;②促进企业研发创新持续稳定,提高科技水平,最终提升企业全要素生产率。

存在问题: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却落后于实体经济改革,金融体系无法适应实体经济的发展,导致企业资源配置效率低下、技术创新能力不足。

措施:利率市场化改革能够优化企业的融资环境,影响企业资本配置效率。具体来看,当利率处于管制状态时,它无法反映资金供给与需求的真实状况,使得企业需要扩大生产时无法及时获得资金,资金不足和投资效率低下等情况时常发生,严重阻碍了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随着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逐步实施,信贷资金借贷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银行在信贷资源分配过程中可以按照市场供求状况合理配置信贷资金,使得信贷市场发展能够充分满足实体经济需求。

二、 理论分析和研究假设

(一)利率市场化与全要素生产率理论分析

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主要依赖于企业资本配置效率和技术创新能力,前者侧重于将资本配置给目前生产率高的部门,后者侧重于将资本配置给未来有潜力的部门。然而在利率管制背景下,金融机构通过提高利率、承担额外风险赚取高收益的企图无法实现,导致金融机构通常选择向风险较低的企业提供贷款,而风险相对高的企业,在需要资金支持时无法获取充足贷款,影响企业生产效率和长期发展。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我国的银行存贷款利率逐步放开,利率根据信贷市场的资金供求状况确定,打破了利率管制下的信贷非均衡配给情况,实现了市场机制在信贷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贷款利率上限放开,促使银行向拥有更多研发创新或者投资机会的高风险企业融资贷款,满足了高风险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提高企业的投资效率;创新所面临的资金投入问题得以缓解。

在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后,银行可以较为灵活地降低贷款利率,一方面导致银行业的竞争程度有所提高,企业在融资贷款时可选择的金融机构增加,议价能力提高;另一方面,银行为了维护市场份额、获得更多地信贷客户, 往往会进一步降低贷款利率,在面对需要资金的高风险企业时,银行风控成本投入并未降低甚至增加,无形中摊薄了贷款利润,使得银行向高风险企业发放贷款的意愿大打折扣。因此,贷款利率下限的放开可能使得风险低的公司更容易获得贷款支持。

(二)假设

假设1: 贷款利率上限放开提高了风险高的公司的全要素生产率;

假设2: 贷款利率下限放开提高了风险低的公司的全要素生产率。

三、统计分析

样本选取:本文分别以2004年贷款利率上限放开以及2013年贷款利率下限放开为准自然实验,以贷款利率上限放开前后四年(2000-2007年) 和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前后四年 ( 2009-2016年) 我国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

四、实证结果

贷款利率上限放开后,与低风险组企业相比,高风险组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显著提升,验证了假设1;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后,与低风险组企业相比,高风险组企业的全要素生 产率无显著差异,假设2没有得到验证。

原因:在贷款利率下限放开之后,银行业竞争度提高,银行在面对需要资金的高风险企业会加大风控投入,这提高了放贷成本,摊薄了贷款利润,降低了银行向这类企业发放贷款的意愿,而风险低的公司由于银行放贷成本较低,更容易获得贷款支持,最终提高低风险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另一方面,在贷款利率下限放开之后,那些拥有良好投资机会且风险高 的公司为了获得银行贷款,可以通过提高会计信息质量或者加强企业内部控制等方法主动降低银行为防止风险所付出的成本,这会使银行将部分贷款配置给风险高的公司。以上两个方面相互抵消导致回归结果表现为不显著。

五、进一步讨论

(一)利率市场化究竟通过何种途径影响影响企业全要素生产率?

机制一:(一)“效率通道”影响机制检验——利率市场化与企业间资本配置效率

贷款利率上限放开后,银行将贷款从 “低风险”企业转移到了 “高风险-高生产率” 企业,显著增加了 “高风险-高生产率” 企业的融资可获得性,提高了资本在企业间的配置效率,进而促进企业全要素生产率。

机制二:(二)“技术路径”影响机制检验——利率市场化与企业技术创新能力

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提高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促进企业全要素生产率提高,从 “技术通道”验 证了贷款利率市场化对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

(二)异质性检验

在现实中,外部环境也影响着企业全要素生产率,政府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研究发现,地方政府干预将影响企业投资行为,增加企业的非效率投资,降低企业生产率。随着改革开放持续深化,市场经济主体地位逐步形成,竞争性是市场经济的主要特征之一,行业市场竞争程度越激烈,要素在企业间配置越市场化,使得优质的企业获得更多资源和要素,进而提高这类企业的生产率。综合上述分析,可以推测在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后,处在政府干预度低、行业竞争度高的高风险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更高。

结果表明,当政府干预度较低和行业市场竞争度较高时,贷款利率上限放开对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的影响更为显著,检验结果与预期一致。

六、结论

与低风险公司相比,高风险公司在利率上限放开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显著提高;而在利率下限放开后,高风险公司与低风险公司的全要素生产率之间不存在显著差异。

利率市场化优化了企业间的资本配置效率、提高了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利率市场化通过 “效率通道”和 “技术通道”促进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

只有处于政府干预度更低、行业竞争度更高的条件下,利率市场化对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更为显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