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中国人停止发行?出版社回应

据台湾中时新闻网近日报道,作家柏杨的遗孀张香华,宣布“与台湾的远流出版社、大陆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24年合约到期后将永远停止发行《丑陋的中国人》”。

张香华说这是遵循柏杨的遗愿,“甚至希望两岸出版社自即日起便不再出版此书”。

丑陋的中国人停止发行?出版社回应-1
柏杨、张香华夫妻

这本《丑陋的中国人》,是柏杨生前最著名也是最具争议的作品。它应该是上个世纪80年代,台湾地区在大陆乃至整个华人世界最畅销的一本书。

先是在台湾半年时间就卖了11万册,在香港短时间内连续出了6版,等到1986年被引进到大陆时,一个月的时间就被订下280万册。

一本“骂中国人”的书,能够在中国受到如此大的欢迎,这在今天无法想象。

只能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声音。

80年代的中国,国门和思想都是刚从封闭的环境中重新打开,那时候我们经历了过多的苦难,贫穷、落后、与世界脱节。

穷则思变。大家就会反思,我们中国有这么悠久灿烂的文化历史,中国人这么勤劳智慧,为什么过得是这样的日子呢?

在这个时候,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就如同当头棒喝,让不少陷入迷茫的中国人“醍醐灌顶”——“原来我们错在这里”。

对于那个时代来说,这本书最大的功劳,就是将被熄灭的“反思精神”又重新点燃。

这种“反思精神”从清末开始就存在。柏杨对中国国民性的批判也不是他的独创。

孙中山、梁启超、鲁迅这些思想者,也早就指出了我们的缺点。这个传统只是后来中断了,“反思”更多的是针对阶级斗争中的个人,需要他们自我检讨,自我批评,而对于整体国民性格缺点的反思,是不存在的,也是被禁止的。

柏杨在那个年代写了这样一本书,是正当其时。

丑陋的中国人停止发行?出版社回应-2
“反思精神”,是那个年代宝贵的财富。没有哪个人不犯错,也没有哪个国家不走弯路。

如果不是我们及时地反思过去,那么我们就无法从错误的道路中走出来。就不会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今天中国国力的崛起。

但“反思”总是让人不舒服的,想要进步就必须正视自己的错误。

所以当年这本书没出来多久就被禁了。但好在那个年代我们的思想已经开放了,没过多久,主管意识形态的最高领导胡乔木,就出来说了一番话:“《丑陋的中国人》这样的书不能说是反动的,但这本书很偏激,我们要注意区别各种情况。本来,柏杨和他的书如何如何,完全是一个可以平等讨论的、属于百家争鸣的问题,如果有地方发表,我们很容易写出一篇有力的驳斥文章”。

此话一出,书随之解禁。

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人当时对于思想开放的态度,已经是人心所向,坚定不移。

客观来说,《丑陋的中国人》这本书,确实有很多偏颇之处,这也是柏杨的思想还不成熟。这本书其实是柏杨多年来的演讲稿集结而成,柏杨之所以会以“丑陋的中国人”为主题做演讲,和他经历了十年牢狱之灾有很大关系。

1967年,柏杨因为翻译美国漫画《大力水手》,在里面夹带私货,讽刺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以“共谍”罪被抓起来坐了十年牢。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文字狱”啊!柏杨在狱中以写书来打发时间,这十年来他对中国文化和历史做了很多的反思,而由于自身遭遇的冤屈和不公,他的思想出现偏激也属于正常。

他当年的言论似乎带有一些气愤、意难平在里面。 在美国的爱荷华大学演讲的时候,台下的华人就有情绪,反问他为什么讲这些话,不带来些鼓舞我们的话?意思是说他不爱国。

柏杨反驳说:“你拿什么护照?你拿美国护照。你很爱国为什么不呆在中国?为什么拿美国护照?”

这就明显是在说斗气的话了,作为一位学者,很不应该。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柏杨的思想也开始修正他的偏激。他看到了中国人“丑陋”背后的不得已,开始不再讽刺和批判,取而代之的是理解和同情。

尤其是在他1988年首次回到阔别了39年的大陆,此后每5年回来一次,看到的是“万马奔腾的气氛”。

柏杨对记者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从大陆上来讲,上一次回大陆是1998年,就发现大陆整个不一样了。人有希望,每个人都很有干劲。”

中国人不是不想体面地活着,不是不想摆脱丑陋的行为,而是当长期身处一个资源匮乏,缺乏规则和法制的社会时,为了生存就不得不放下体面和尊严。

这样的习惯,即使是到了今天,还在一些人身上保留着。按理说能够去海外旅游的中国人,算是摆脱了贫困,是有点钱的,但是在海外还是会发生中国游客争抢食物、不排队的行为。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确实可以用《丑陋的中国人》这种当头棒喝的形式去批判,可是,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还是看到背后的原因,并不是说中国人生来就“丑陋”,而是我们才刚刚从贫困中走出来,还没有习惯体面和有尊严的生活。给中国人一些时间,我相信这些情况都会得到改善。

据柏杨的遗孀张香华说,柏杨生前一再交代,“当大陆的文明已经进步了,就要废除这本书的发行”。

更何况,现在台湾有些人就想再利用这本书来抹黑中国,张香华之所以现在要出来说停止发行这本书,是因为台湾有机构希望授权将《丑陋的中国人》中的文章选入国一教材。

张香华说:“当初柏杨于1984年发表演讲时,主要针对的演讲对象是成年人,对于一个还没建立起民族自信的国一学生而言,并不适合。”

时代不回头,是时候告别《丑陋的中国人》了。这需要的,是诸君的共同努力,做一个体面的,有尊严的中国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