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这个年,我这“卖保险”的身份总算是尘埃落定

曾有人说我是保险行业的“奇葩”,说的其实没错,浩浩荡荡800万的保险从业大军,坐等顾客上门的没几个。

做保险应该是典型的”行商”,在我这愣是变成了“坐商”。

没错,我就是这么有B格!

好吧我承认是因为鄙人死要面子。

刚刚进保险公司,第一次开产说会,第一次邀来客户,整到九点多散场回家,出了地铁站就发现我的小电动被人拎走了电瓶还剩了个空架子!

老公帮我推啊推推了一个小时从三环线一直推到家,让我打车回家我就是不干!

我坐在武汉中院门口的石凳子上哭啊哭啊!

这是犯贱啊,我堂堂985大学一法学硕士,放着正道不走,偏偏去卖保险!

明明武汉中院这样的单位才是我该来的地方。

作孽啊!

哭也哭了,面子还是比命重要。我想我就要做到让人家哭着喊着抱着我的大腿“求求你就把保险卖给我吧!

玩笑开完了,讲真的,保险不好卖。

当然,保险也不是那么好买。所以我们这样一群人,执着、专业、实诚,靠着一股子精神,从来不主动卖保险,走到了今天,熬到了18年的年。

过完这个年,我这“卖保险”的身份总算是尘埃落定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转发这篇文章意味重大。

趋利避害的中国人,起码在我身边有好些个,因为这篇文章,开始对生老病死感同身受。

我曾经跟小姨家的表弟说过,你每个月月光,现在当了爹,身上还背着父母,担子忒重,还是多少买个保险,起码意外险要买一份吧。表弟花了三千多在我这为爱车投保了非常全面的车险,面对我这样苦口婆心的建议,丢给我两个字:没钱!一万匹草泥马在我心中奔腾而过,我在内心骂道:“@#*……”

我还曾跟舅舅家的表妹说过,让表妹夫买点保险(表妹由于身体原因,曾诺干次被拒保),结果表妹说,表妹夫觉得保险没什么用……

姑妈家的大表哥是医生,对我甚好,但几年来我甚至没跟他提过我在干嘛,四十几岁了,从来不买保险。

姑妈家的二表哥在上海,表嫂是营养学的博士,表哥自己做生意,没有任何保险,我曾提过,起码给表哥缴纳社保。但是嫂子一家信仰上帝……

家里那么多亲戚,除了表妹,个个都是抗保分子!

我倔强的觉得,佛也不渡无缘的人。

但是这个年,因为这篇文章,我们围在一起,他们主动问我保险的事情,我郑重而又专业的跟他们从万能保险,讲到保险的分类,各种保险的作用……

连舅妈和姨夫的弟弟,都严肃的问我,你说的这个保险我能不能买?

我的医生表哥甚至问我,你觉得这个业务我能不能做!我去!

我想,人害怕的,其实还是人!

我是个非常非常骄傲的人,即便是不一定有太多值得我骄傲的东西。

骄傲的背后是害怕,

害怕得不到、害怕被拒绝、害怕被轻视、害怕失败。

骨子里却是因为不够自信,信这个行业、信自己的选择、信自己的努力,却不信自己能够在这个传说中最难做的行业里真的能实现自我价值。

将信将疑吧。我懒得求着别人。

讲真,营销我是喜欢的,我喜欢和人沟通的过程,喜欢被人需要的感觉,靠专业吃饭,踏实!

但是800万的保险营销大军,杀出来就是一条血路。

迂回的战术是,我现在做内勤,内外兼修。家里人看我每天老老实实的上下班,心里也踏实不少。

领导说,做顺了,以后不需要我天天坐在办公室,可以出去做做自己的事情。

碰到这样的领导,还有什么可说的。

经过这个冬天,这个年,心里也算是慢慢踏实下来。

没有一步登天的路,没有速成的武功招式。

新的一年,上班的第一天,打开电脑,写下了这篇文字,没有记录,就没有发生。

保险是成人达己的一份事业,如今已经走到第四个年头,初衷依然不改。

通过这样的一个平台,分享给大家一些有用的资讯,包括但不限于保险。每两到三天更新一篇文章,保证原创。

反正我的宗旨是,绝不推荐贵的,只推荐合适的。不管是花一百块,还是一万块,每分钱都像给我自己买保险一样,用在刀刃上。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好久不见!

那就携手一起走一程吧!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