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立实业发展前景如何(傲盛霞彻底放手重振主业有点晚)

3月9日,A股绿肥红瘦的一天。

上证指数一度跌破3200点,至收盘时年度跌幅高达10.53%。个股的跌幅更加惨不忍睹,段子手们又开始活跃起来,搬弄起上天台的老梗。

恒立实业自然也跌幅不小,当天收跌超过7个点。但凭借今年以来的持续上涨,仍然守住了15.95%的年度涨幅。

不看不知道,这家籍籍无名的公司,今年的最高涨幅一度超过40%,堪称今年以来表现最好的湘股之一。

恒立实业-1
然而,一切仅仅是看上去很美。

尽管纠缠了11年的傲盛霞选择彻底放手,但被动成为恒立实业第一大股东的华阳控股债台高筑、诉讼缠身,明显缺乏重组实力。

关键,目前尚未出现任何有意接盘的“白马王子”,恒立实业的重组可谓遥遥无期。

要说恒立实业曾经也是国内最大的汽车空调厂商,选择重振主业再自然不过。遗憾的是,“荒废”了近二十年之后,恒立实业恐怕已很难跟上行业发展步伐,进而踏入新能源汽车的蓝海。

纠缠11年傲盛霞放手

恒立实业于1996年上市,登陆A股市场已有26个年头。自2004年算起至2020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亏了17年。

岳阳国资、华诚投资、成功集团、中萃房产、傲盛霞、新安江,恒立实业自上市以来走马灯似的换了六轮实控人,其间的“爱恨情仇”一言难尽。

最直接的后果是,恒立实业彻底“躺平”——原有的汽车空调主业难言发展,也未能实施任何资本运作。(详见湘股策《恒立实业主业连亏十六载,年报预增全靠计提回转》)

恒立实业-2
岁末年初,纠缠于股权之争的傲盛霞选择“放手”,积弱已久的恒立实业似乎看见了一丝曙光。

深圳市傲盛霞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傲盛霞”)和恒立实业结缘于11年前。

2011年,由于股改不力,当时恒立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中萃房产与多方签下重组协议,将其持有的大部分股权和实控人地位转让给傲盛霞及一致行动人金清华。

当时的重组协议约定:中萃房产与傲盛霞将合力开发恒立实业手中的国有土地资源,并对其“五五分账”。

然而,傲盛霞并未坚持多久。2015年底,傲盛霞卖身新安江,一致行动人金清华的投票权也一并委托,恒立实业再度易主。

新老板上台之后,首先面临的就是保壳难题——2016年4月底,恒立实业因连续亏损“披星戴帽”。

怎么办?当然是处置资产。

2016年11月,恒立实业出售子公司恒通实业80%股权,该子公司持有位于岳阳市青年中路9万平米的商住用地开发权。加上剩余股权价值的重估,这笔交易合计带来了1个亿的投资收益,恒立实业借此顺利实现扭亏保壳。

恒立实业-3
是的,这块地就是此前中萃房产与傲盛霞约定共同开发的国有土地资源。

地是上市公司的,而不是任何股东的,恒立实业卖得有理;但对于傲盛霞而言,此次卖地,却违背了与中萃房产的约定。

于是,中萃房产把上市公司、傲盛霞以及恒通实业的受让方通通送上了被告席,足足打了4年官司,一路捅到最高人民法院。

最终,傲盛霞还是选择了和解。

2021年12月23日,和解协议达成;傲盛霞拟将所持有恒立实业7035万股股权中的4000万股转让与中萃房产,另1213万股转让给中萃房产的债权方华嘉通。

2022年1月5日,恒立实业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前三大股东变更为:华阳控股(持股比例17.99%)、中萃房产(9.42%)、傲盛霞(7.14%)。

恒立实业-4
事情还没结束,1月10日,傲盛霞抛出减持计划,拟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1300万股。

请注意,减持之前,傲盛霞持有3035万股,其中包括尚未执行需划转给华嘉通的1213万股。也就是说,减持1300万股和划转1213万股之后,傲盛霞仅剩下522万股,聊胜于无。

很明显,纠缠了11年之后,傲盛霞终于选择了对恒立实业彻底放手。

民营股东状况欠佳

随着傲盛霞出局,恒立实业此前的股权之争尘埃落定。但,新的第一、二大股东状况并不乐观。

目前,华阳控股持股17.99%,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或将成为公司的新实控人。

恒立实业-5
2012年,华阳控股随着股改进入恒立实业。10年来,华阳控股的债务压力越来越大。

2021年11月5日,新增轮候冻结公告显示,华阳控股所持7650万股恒立实业股权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辽宁、广东、山东等多地被各级法院轮候冻结,涉及诉讼32件。

简单汇总,累计冻结股份数已到达17.03亿股,是华阳控股所持7650万股的22.27倍。

如此夸张的冻结比例,恐怕无论任何正常的资本运作手段,都无法将华阳控股从庞大的债务泥潭中拉出。

和傲盛霞一样,“放手”或许是华阳控股的最佳选择。

恒立实业-6
至于重新归来的第二大股东中萃房产,其状况亦难言健康。

刚刚完成划转的股权还没捂热,1月5日,中萃房产的三成持股就被揭阳市中级法院司法冻结。这意味着中萃房产在现金流上并不充裕,不排除未来减持或转让部分股权用以解决涉诉问题的可能。

有趣的是,民营资本大股东要么股权被冻结,要么减持离场,恒立实业的国资股东们却表示“情绪稳定”。

现第四大股东长城资管,自从将持股减持至4.99%这一“进可攻、退可守”的比例后,再也无需披露任何消息。岳阳国资(426万股)和一汽集团(120万股)的持股长期未变,稳如泰山。

上市26年,民营资本玩家轮流把控25年,被耽搁了的恒立实业是否会重回国资怀抱?从岳阳当地的产业政策和公司目前项目推进情况来看,未尝没有这种可能。

重振汽车空调主业有点难

历年来,岳阳市高度重视汽车产业发展,将汽车产业定为岳阳工业新的增长板块。早在2016年,拥有良好区位优势和一定产业配套的岳阳市,就已谋划了“汽车物流—汽车零部件—汽车整车”三步走战略。

虽然经营状况远远不如中科电气,但恒立实业作为岳阳市唯二的汽车行业上市公司之一,亦在该战略引领下颇受重视。

恒立实业-7
2021年8月,岳阳经开区工委书记文春方到恒立实业调研,“现场办公、解决难题,全力推动企业做大做强做优”;并且要求各部门配合,确保恒立实业零部件新项目8月底交地、9月开工,“为企业与宇通重工签订的10万台汽车空调订单完成提供坚实保障”。

这里提到的新项目,即恒立实业去年6月披露的“公司总部及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1亿元,将实现恒立实业总部和零部件产能的全面搬迁、重建与升级;预计“项目达产后,年生产能力将达到10万台套,产值约3.3亿元”。

2020年全年,恒立实业汽车空调业务收入5724万元。对比可知,新项目若顺利达产,将为公司的汽车空调业务体量带来5倍以上的提升。

2021年10月27日,恒立实业公告董事会决议,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办理上述项目的有关事宜。

回首往事,不胜唏嘘。

恒立实业曾是全国汽车空调最大生产厂家,也是全国唯一生产汽车空调的上市公司。然而,自2004起年,该项主业年复一年不断萎缩,直至近两年才稍有好转。

究其原因,无非是各路资本玩家对汽车空调兴趣缺乏,公司非但没有投入足够的资金进行产能扩张和技术升级,甚至该业务产生的现金,都被抽调用于搞贸易、搞投资。

至于这些偏离原有主业的投资效果如何,你们都看到了:扣非连亏17年。

恒立实业-8
很难想象,若背后没有地方政府产业政策的推动,恒立实业会去考虑投建新的生产基地。问题是,时隔十几年后恒立实业重归汽车空调发展路线,是否为时已晚?

产能扩张可以靠投资在几年内实现,但如何能在汽车空调技术水平上赶上同业,恒立实业尚未给出一个解决方案来。

实际上,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能源汽车已经抛弃了“汽车空调”这一概念。

虽然制冷原理相同,但由于极致的轻量化需求、严格的能耗控制、以及动力电池特有的冷却与加热需求,新能源汽车对空调系统要求的复杂程度和先进程度,相对燃油汽车而言是跨越性的。

因此,能否拿出一整套成熟高效的“热管理系统”,是汽车空调企业能否进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敲门砖”。

恒立实业-9
目前,在我国零部件企业中,仅有松芝股份、美的威灵等少数企业能做到这一点。更严峻的是,以大众集团为代表的下游车企,正在推动行业从PTC技术向CO2热泵体系换代升级,以追求更低的能耗和更长的里程。

也就是说,汽车空调行业正朝着高度技术密集的方向转变。研发实力欠缺、研发投入不足的企业,非但在技术上难以追赶行业头部企业,甚至差距还会越拉越大。

至于恒立实业的研发情况,一言难尽。2020年报显示,研发人员仅10人,甚至凑不齐一支足球队;全年研发费用110万元,仅占营收的0.32%。2021年前三季度,研发费用为105万元,同比有所上升,但投入体量依然显著偏低。

恒立实业的汽车空调产品,目前主要向对轻量化、能耗皆不敏感的重卡与工程机械供货。纵使新项目落地,公司亦不太可能在新能源产业链中找到机会,而是会继续在燃油车市场中竞争。

失去新能源汽车这片蓝海,恒立实业的汽车空调之路到底能走多稳、能走多远?这还是个未知数。

(0)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6121310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