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四大家族是哪四个(新老“四大家族”交替从垄断到垄断)

新钱家族终变老,屠龙少年终成龙。

“老钱家族”

1943年冬天,15岁的李嘉诚艰难的朝山顶跋涉,父亲刚刚病逝,自己又患了肺病,没钱医治的李嘉诚相信呼吸山顶的新鲜空气对于他的病会有帮助,俯瞰香港的李嘉诚并不知道他和香港的命运都将出现不可思议的重大转折,他现在想的只是糊口与生存。片刻放松之后,李嘉诚又要下山,山下是冰冷的现实。

英资控制下的香港,处处充满了买办与垄断,旧四大家族中:何东家族依托怡和洋行的关系深度涉及金融、地产、酒店等行业;利希慎家族的人们在利希慎积攒的雄厚家业下进军地产及文化产业,TVB集团创始人利孝和即利希慎第三子;罗文锦家族同样依托怡和洋行的关系,在酒店、码头、电力等多有斩获;高可宁则深耕博彩业。

“四大家族”之上其实还有英国人,普通的香港人只能靠小买卖和打零工勉强维持生计,这时的香港笼罩在英资与“四大家族”的垄断之下,其他人看似已经难以再获得机会。但香港内部虽然已经深度垄断,外部环境却面临着巨变。

新四大家族-1

由于西方对于中国大陆的经济封锁,中国与世界的贸易被生生阻断,但是,贸易的需求客观存在,不能走直线,就只能曲线进行了,于是大量商品由香港运往大陆,同样,大陆的商品也由香港转出,旺盛的贸易的需求催生出一个个新生行业,旧事物面临生物钟往往天然反应迟钝。无论是旧“四大家族”还是英国资本都不能迅速形成对于不断涌现的新产业,新生意的垄断,一批人在夹缝中崛起了。

香港崛起

与大陆的贸易联系让香港的各产业蓬勃发展,先是进出口贸易,然后是制造业,1950年,年仅22岁的李嘉诚以自己做推销员赚的钱以及舅舅的资助创立了长江塑料厂,后因塑料花生意暴富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由于大量移民的涌入,香港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之路走的很顺,制造业在70年代达到顶峰,刘銮雄也是靠生产电风扇赚的人生第一桶金。

制造业产生的商品需要售卖,郭得胜在此时以小型百货商场起家,并逐渐将生意扩展到国外。

商品的流通必然导致大量钱的流转,在这时涉及金融业无疑是个正确的选择,家中经营金银的郑裕彤和李兆基也在此时大显身手。新贵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中既有郑裕彤这样的富家子弟,也有李嘉诚这样平民百姓,旺盛的需求和近乎饱和的生意面前,英雄无需问出处。

狮子山下,大量移民在此搭架简单的木屋以满足最进本的生产需求,这些人转身便投入香港的各行各业,干着最脏最累的活,那时的人们虽然辛苦,但能看得到希望,多年以后,政府提供的大量公屋取代了简易的木屋,而香港前100大富豪中,有不下30个是一无所有的移民出身,狮子山精神也成为了香港精神的核心。

英资虽然也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对于香港人来处,他们已经不再惊为天人了,香港很多行业的核心都被中国人逐渐占据,远洋贸易的旺盛需求让香港的航运业格外发达,60年代,香港船王董浩云(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的父亲)的旗下公司拥有各种船只149艘,总吨位达1100万吨,比世界”风流船王”奥纳西斯的多了近一倍;当然,董浩云也不是永远的世界船王,取代他的人是他的浙江老乡包玉刚(包玉刚无子,前些天发声的海港城董事长吴光正是包玉刚女婿)。

香港本地人的崛起有些另英国人应接不暇,1979年,李嘉诚斥资6.2亿元,从汇丰集团手中购入老牌英资商行“和记黄埔”22.4%的股权,李嘉诚因而成为首位收购英资商行的华人。

至此,英国资本在香港虽然仍有相当地位,但难言控制香港经济命脉了。

而20年后的1999年,李嘉诚在应该做了一笔震惊香港的大生意,李嘉诚将7年前以80亿港币购入的英国移动运营商orange以1180亿的价格售出,这一笔交易奠定了李嘉诚香港首富的地位,当时的香港人无一不在讨论这笔交易,当提到交易的操刀人李嘉诚时,人们皆竖起大拇指说:李超人。

新四大家族-2

绕不开的地产

香港富豪们起家方式各有不同,但他们所涉及的行业总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以地产为主,李嘉诚在1967年左派暴动时大量购入廉价土地,为他以后的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础。珠宝起家的郑裕彤的新世界发展也深耕发地产,新四大家族终的另外两家——郭得胜和李兆基曾经最初共同创立了新鸿基集团,后李兆基另立门户,创立的恒基兆业,而无论是新鸿基还是恒基都以房地产为主要业务。

香港土地相对稀缺,房价持续保持上涨态势是可以理解的,但房价的暴涨会让人疯狂,买到房万事大吉,买不起房一切免谈,其他行业的翘楚们在赚到一笔钱后都会想方设法的进入房地产市场。高房价必然推高房租价格,许多经营者的辛苦经营最终成了给房东打工。香港经济的活力被房地产极度挤压。

过高的房价让香港人的居住条件变得很差,为了改善香港人的居住环境,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提出每年推出85000套公屋的“8万5”计划。但这个计划因为赶上97年亚洲金融风暴而不得不作罢,后来,大量大陆富人赴香港置业,香港房价不断攀升,如今香港已经成为世界上房价最高的城市。

大量市民在高额房贷下疲于奔命,而四大家族却在地产的高额收益下积攒了大量财富,2015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资产超过李嘉诚,但这只是账面的股票市值,大家普遍认为,李嘉诚的资产被严重低估,而此消息一出,李嘉诚竟马上表示:马云这样的后生做的很棒,自己很高兴。看来,李嘉诚并不希望自己长期占据华人首富的位置,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这种靠受阻和垄断所赚到的巨额财富来的太多太容易,李嘉诚赚钱赚到不好意思了。

短短十几年间,曾经是香港骄傲,无数香港人心中榜样的李嘉诚在香港人心中形象发生了彻底的改变,2012年,数万码头工人游行,反对李嘉诚对于他们的压榨;13年,一个香港5年级的小学生在他的作文《李家的城》中以戏谑的笔法写道:李嘉诚真实名副其实,整个香港就是李家的城,他创造了我们所知道的一切,甚至为我们挡住台风,让我们能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曾有大量香港市民建议香港政府开征一种叫“李嘉诚税”的富人税。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提议当然没有成为获得通过,但香港人对于李嘉诚的态度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来了。

新四大家族-3

李嘉诚等新崛起富豪创造的财富依旧在积累,但他们已再也不是从英资及其买办手中夺取香港经济命脉的英雄和骄傲,而变成新的垄断资本。2019年,香港第二大富豪李兆基退休,退休时已有91岁高龄,自此,二战后崛起香港新一代“四大家族”均离开了一线,但他们的巨量财富牢牢控制着香港的经济命脉,而且甚至比当年的“老钱家族”更甚,半个世纪,新钱家族终变老,屠龙少年终成龙。

从垄断走向新的垄断,这似乎是香港的宿命,但又不全是宿命,无论香港的地位多么重要,香港的人口和地理面积决定它始终是一座城,而一座城的资源比较容易被垄断。

通过二战后香港新贵的崛起,我们不难发现,香港如果作为一座封闭的城市,垄断必然到来,而能够打破香港这座城垄断局面的其实不是内部因素而是外部因素。二战后,因为大陆的贸易需求与香港大量进行贸易这一外部环境的变化促使了旧的垄断被打破,而伴随垄断打破,香港经济也获得腾飞。

香港是一座信奉自由市场的城市,这种城市其实很容易在各种风口中抓住机会,香港最应该做的其实就是等风来。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无疑是个带着无限机会的风,而一些香港人却在不懈余力的挡住这阵风,讽刺的是,这些人大多来自最有可能在风中获得改变命运机会的社会底层。

(0)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6121310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