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行情新闻,KEY涨的好快

如果EOS失败,EOS的超级节点极有可能是失败的根源之一。

如何定义EOS的失败?在我看来,如果EOS成为不了超越ETH的存在,就意味着EOS的失败。(回顾BM及其团队吹过的牛逼,那可真是历历在目)

BM一直在引领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从比特股到STEEM再到EOS,可以说引领了行业的潮流,EOS是其最新代表作,EOS项目刚刚推广之时,得到了业界大佬们的交口称赞,各大内容平台都是EOS的宣传软文。现在,距EOS主网上线已经有8个月之久,回顾EOS的发展历程, EOS的节点机制是否完善,又有哪些弊端?在此,总结了超级节点三宗罪。

币圈
一、一宗罪,利益联盟

集权会提高效率,但如果没有制度约束,一定会造成腐败,产生利益共同体。

成为EOS超级节点,意味着每年数亿元的收入(甚至会更多),可以说是躺着赚钱,这增加了利益联盟形成的可能性。

在EOS超级节点竞选开始后,各竞选组织拉票、互选已经成为了行业内心照不宣的秘密,更有甚者组成了节点联盟(利益共同体),21个节点,中国就占了6个,大家可想而知,其中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尤其是某些交易所更是拥有大量的EOS代币,在投票时,更是占据天然优势,其他竞选节点不得不唯交易所马首是瞻,在竞选期间,某些交易所更是不允许用户提币。资本家的趋利性,导致利益联盟最终会形成(即使现在没有,未来也会形成)。利益集团为了获取更为丰厚的利益,会操纵EOS, EOS会成为“少数人的EOS”,不可能实现去中心化,其结果只会将EOS绑上利益集团的战车,出现尾大不掉的局面,成为超级节点赚取利润的工具。

利益联盟的存在,即使这些超级节点什么也不干,只要能出块,就永远不用担心因为投票数不够而被踢出超级节点,因为联盟的存在,票是足够的,可以说是一本万利,比“卖白粉”的可爽多了,没风险,不用操心,利润还超高。

当然了,如果节点中的小弟不听话,老大不发票,也可能被踢出超级节点。

二、二宗罪,节点的副业

熊市,大家都不好过,超级节点利润也降低了,那怎么办呢?最快的来钱方式当然是搞搞副业“割韭菜”了。

最近有一个非常火爆的项目BOS,号称是EOS的侧链,其代码基本来源于EOS,甚至有人称之为“EOS的复制粘贴”。这个项目还是很奇怪的,只有一个技术白皮书,上线非常仓促,生态伙伴大多数都是EOS竞选节点,背后的团队更是匿名,为什么不公开团队呢?按照大佬们的说法,这个幕后团队的老大就是XX “知名”交易所。

2019年 1月,老猫发表了一篇《熊市,我劝你善良》的文章(大家有时间可以去拜读,很不错的),详细的介绍了BOS这个项目,老猫不怕得罪人,甚至是得罪自己的朋友,写出了这篇文章,算是币圈顶层的“善良人”了。

BOS选举投票机制借鉴于EOS,竞选者成为节点就会有收益。BOS总投票量为600多万,但是排名第一的BOS节点starteos的得票数,已经超过1000万,前9名都存在这样的情况,大家是不是觉得挺有意思?

就像区块律动BlockBeats所说,在BOS中,著名节点starteos已经不满足于全票当选,它的得票数几乎比全票当选还要多一倍。并且,starteos节点领取BOS出块奖励的账户是eosio.vpay和eosio.bpay,跟EOS主网的一模一样,账号都不带换的,其他系统账户也是EOS的名字,连名字都懒得改了,这吃相太难看,遮羞布都不用的吗?

BOS的代币总量10亿,其中,生态空投1亿,生态激励4亿,私募额度2亿(分4次),创始团队2亿,战略伙伴及基金1亿。

再次借用区块律动BlockBeats所描述的某EOS节点的话“自留20%,这也太贪了”。生态空投1亿,其中5000万直接空投到EOS主网账户,能够拿到较多空投的就是部分EOS节点,而节点中,持有EOS最多的是交易所吧?

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贪,更是“贪得无厌”,这是在“赤裸裸的割韭菜、赤裸裸的抢钱”。

三、三宗罪,节点的不作为

超级节点的工作不仅仅是要出块,还要根据自治仲裁组的紧急冻结令,冻结可疑资产。2018年发生的一个很有名的案例,我认为完全可以载入EOS发展史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某A在操作转账EOS至交易所的过程中遇到问题,于是求助于客服,然而被假客服所骗,骗子将其EOS盗窃一空。某A找到了EOS自治仲裁组织ECAF,并进行了申请,3个月后,ECAF对被盗资产发布了紧急冻结令,骗子的钱包地址被冻结,然而,1个月后,资产仍然被骗子转移并卖掉。调查结果是一些节点并没有更新黑名单,没有执行冻结令。

在这个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仲裁经过了3个月的时间,效率非常低下,原因竟然是仲裁员白天有工作要做,晚上要带两个孩子,没有时间去处理案子,这个理由搞笑而又可怕。

其实,这个案例最根本的原因是超级节点不负责任,违背了社区准则,没有遵循ECAF的要求添加黑名单,导致用户资产受损。而超级节点给出的答复(借口)是”时差问题“,真是侮辱人的智商。

2018年,这样的事件已经发生了不止一起。ECAF在社区中感觉就是形同虚设,仲裁组织就是个炒作的“噱头“而已。

2019年2月22日,也就是前几天,更是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转账,黑客将价值6000万人民币被冻结的EOS一次性转到交易所,这更突显了节点机制的漏洞,据说是节点game.eos没有设置黑名单,原因同以上案例。

节点的不作为与体系存在的漏洞已经成为了制约EOS生态完善与发展的巨大掣肘,如此不负责任,还能赚钱,难道真的是只拿钱不干活?

仲裁组织效率如此低下,理由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一般来说,“奖”与“惩”是天然联系在一起的,有奖就有惩,奖惩机制要合理运用。BM的EOS借鉴于西方政治体制,但是西方的政治体制,尚且有严格的惩罚机制,但是在EOS的超级节点机制中,对于贿选问题、搞副业问题、不作为问题,有制度但是不落实,只能“呵呵”。

EOS的发展离不开竞选节点的鼓吹和造势,可以说EOS的成功上线有很大一部分是竞选节点的功劳。不希望“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语中的。

作为一个新兴的、支持者众多且很有前途的项目,对于存在的问题,应该是要重视的,然而,从项目开发到如今,并没有看到改善,相反,超级节点的所作所为,创业团队2、3、4、5号成员的离开以及去年BM可能离开EOS的言论,更是增加了EOS前景的不确定性。

有福啦

信贷网贷、怎么炒股、投资理财

关于零零网联系零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