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凭借《兄弟》获俄文学奖(小说《兄弟》读后感)

【余华凭借《兄弟》获俄文学奖】余华的《活着》使许多人潸然泪下,网友称这回不用靠《活着》活着了。

莫斯科时间9月16日晚(北京时间9月17日凌晨),第20届“亚斯纳亚·波利亚纳文学奖”颁奖典礼在莫斯科大彼得罗夫大剧院举行。“亚斯纳亚·波利亚纳文学奖”是当今俄罗斯文学界最负盛名的奖项之一,中国作家余华凭借长篇小说《兄弟》获得了今年“亚斯纳亚·波利亚纳文学奖”的最佳外语作品奖。

《兄弟》是一本什么样的小说?

余华凭借《兄弟》获俄文学奖-1

“艰苦岁月里是情谊、势利、压迫、变革的浓缩,是肮脏、纯粹、罪孽的集合体。那样的岁月里,动荡、狂热、轮转无时不刻不在上演。”

01 人物的刻画

毫无疑问李光头在本书中是一个粗鄙、庸俗、有经济头脑且重情义的角色。

在刻画李光头时,作者花了些篇幅来叙述李光头偷看女厕所一事的具体细节,就连事后李光头依靠这件事从中获利也加以描述。李光头的心理状态,人物想法在书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上部描写李光头的各种想法和性格更像是为下部抛砖引玉,不算正派,体面的性格为下文提供了叙写空间。在那样复杂又混浊、变幻的时局里,李光头犹如那个时代变革的产物,和当下时代一般混乱和庸俗。

宋钢和宋凡平都是真诚的、纯粹的、善良又一身正气的,但是正因如此两人的结局都算不得好,因为在满是泥污和肮脏的时代里清白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在爱情里,宋凡平对李兰、宋钢对林红都是专一而忠诚的,即便是在面对万难时表现出来的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任劳任怨,不畏惧不退缩。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始终都保持着本我。

大概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在不断变革的时代悲凉的逝去。

李兰作为一个女性有如磐石般坚韧的气度,忠贞、温柔、慈爱。在面对那些红袖章时,李兰坚定又响亮地承认自己是地主婆,无所畏惧那些恶势力。

在面对宋钢和李光头,宋凡平和李兰毫无疑问都做到了慈爱,在每天都在变革,每天都有人会丧命的动荡中保护两个孩子不受苦难侵蚀。

02 情感世界的乌托邦

宋钢和李光头的手足情深,宋凡平和李兰的爱情,这对重组家庭的亲情都是那个时代里情感世界里的乌托邦。

干净、纯粹且完全不同于剥削、压迫的人际关系,不会随着时代的变革而变革,是忠贞又美好的。

即便在面对别人残忍的暴力时,宋凡平也一直记得与妻子李兰之间的承诺,哪怕是知道结果并不好也仍然强忍着伤痛也要完成承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不可否认的是无论现在还是未来,真挚的情感都是奢侈品。

李兰也因为引以为傲的丈夫去世而悲伤难过、放声大哭,但是在面对别人的质问时,也毫无畏惧、铿锵有力地承认自己是“地主婆”。时刻都在发生的批斗更像是一种对于美好人性的折磨和泯灭,既残忍又血腥。

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艰苦的岁月里,这份感情才显得弥足珍贵。

宋凡平被批斗后也从来没有在两个孩子的面前表现出任何落魄和懦弱,再怎么样残酷的生活也会温柔的说出古人的筷子、教两个孩子学习如何绊倒别人。宋凡平的坚韧和慈爱无疑让李光头和宋钢感到了安心和抚慰。

宋钢则是时刻照顾着李光头,从年幼时给李光头带奶糖到成长后细心的将李光头的委任文件抄下来保存等等细节无不体现表现出宋钢是一个细腻、重手足情的男人。李光头做什么也要和宋钢一起,知道成年后的宋钢得了肺病就给林红让他去治。年幼时,两个小少年就这样相依相偎、互相扶持地走了过来那是最纯粹的情感。

在薄情又冷漠的社会,这些感情无疑是最美好,最让人向往的情感世界里的乌托邦。

03 改变

即便是全镇第一个骑上自行车的男人,宋钢也变成了和夜一般冰冷的尸体。李光头也从偷看女人屁股的少年变成了刘镇的首富,享受着荣华富贵。刘镇也从充满批斗和血腥的小镇变成了充满了真处女和假处女的小镇。

无论是岁月还是人早已都不是昔日的样子,不变的是人骨子里的庸俗和贪欲,思想观念的革新也并没有改变人类的那股子陈旧和腐烂。

人类散发着恶臭的欲望也并没有一个归处,只是在被满足中暂时落脚。

(0)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61213105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