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P2P将何去何从?

有人说,18年是买单的一年。要为之前无监管的狂欢买单,为之前的野蛮生长付费,但是买单的群体不应该仅仅是我们。

我们始终要对这个世界怀揣着善意与信心,生活还要继续过,路也要坚持走下去。真正的P2P能否在未来的中国金融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并不好说,甚至是面临九死一生,我们期待着它能幸存,同样期待着能够得偿善果。

一、继雷潮、清退潮、降息潮之后,劝退仍是主流趋势。

2018年,雷潮肆虐,截至年底市场上的平台存量已从5000余家平台锐减到1000家左右。但是参考目前市场上信托公司、第三方支付公司等总的牌照数量不过300家,这无疑需要让P2P的存量进一步减少。

同时,作为P2P改革战争的先锋阵地,深圳又一次的走在了最前面,昨日刚刚出台“良性退出征求意见稿”,依据存量是否达到5000万,将平台划归到两类清退程序,值得注意的是,文件中提出了出借人大会,监委会和知情人举报制度等三大机制,有助于尽早发现风险,对违法违规行为尽早从内部攻破,大幅降低出借人的监督成本,有助于出借人合法,有序维权。

P2P
二、不想退出,P2P有哪些路可走,哪条路又好走?

根据目前形势来看,大平台尚能继续存活,然而存量不高的中小平台仍旧需要积极寻找出路。

1、转型。不少人提出过,将P2P转型网络小贷公司。 但是转型网络小贷将需要补交金额庞大的的实缴注册资本,这对承接P2P债权关系的网络小贷主体构成了较大的注册压力。也有人认为转型做引流平台不失为一种出路。但是P2P之所以能够在传统金融机构的夹缝中生存,其核心竞争力主要来源于它所具备的的低门槛与灵活性。若与持牌金融机构挂钩,P2P的出借人大多无法达到正常信托或券商的100万认购门槛,引流效果不佳。

2、兼并。 之前圈内一直在传各地出具清退方案,例如北京清退待收5000万以下的问题平台,杭州清退待收1亿以下的问题平台,深圳清退待收2亿以下的问题平台。不难看到中小平台能够存活的希望渺茫。现在市场环境不好,新客户拉不进来,老客户在不断流失,存量很难做上去,与其同死,不如共生。几家中小规模平台合为一家,或者是让大平台去收购资产端不错的小平台,都是一种办法。

但是其中自然也有诸多麻烦,金融办能否通过,即使通过了,每个平台的收益均不相同,合到一块以后,出借人那边又怎么安排是个问题。

3、对于出借人。 总的来说目前已经进入了平稳期,大多数平台的主要问题是债转慢,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现在平台跑无可跑,上面不会让他们跑,但是没钱也是真的。

2月的最后一天,银保监会开了个会,针对潜在的风险,当然也就是日常所说的求稳,准备采取一些手段。发言人表示: “个别金融机构可以试点破产退出机制,但主要还是要采取兼并重组手段”。

P2P
虽然今年绝大部分P2P平台将退出历史舞台,但从长远看,备案工作即将落幕,让所有P2P参与者都能够更加获益。

对于通过备案的平台运营者,由于大部分平台已经离场,但需求却没有降低,未来市场机会巨大。

对于平台投资者,由于通过备案的平台均为合规经营,出现之前爆雷跑路的情况几乎不再有,有效保护投资人利益,选择也更容易。

对于借款者,由于监管越来越严格,套路贷,高利贷等将会越来越少,借款成本也会越来越合理。

有福啦

信贷网贷、怎么炒股、投资理财

关于零零网联系零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