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利率反而会打击经济?

有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为了刺激经济而将基准利率设在0%以下,对于这种“负利率政策”,世界知名学者和经济学家开始发出质疑。质疑原因是在引进负利率政策的欧洲和日本,经济复苏迟缓,还有说法怀疑货币宽松提升物价的效果。面对全球经济减速,市场相关人士的关注焦点正投向货币宽松。但是,在对负利率的评价存在分歧的情况下,宽松政策的推出变得更加困难。

贷款利率上升

负利率或将招致银行惜贷,进而打击经济。1月,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和挪威央行的经济学家等人发表了上述主张的论文。

萨默斯等人验证的是瑞典2015年引进的负利率政策。商业银行的资金存入央行的利率为负,但无法让储户存款变为负利率,收益出现恶化。据悉,越是存款多的银行,放贷越慢,并指出如果利率为负0.5%,贷款利率将提高0.15%,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被拉低0.07%。

负利率
瑞典央行在官网上忙于灭火,“虽然需要较长时间,但住房贷款利率已经随着基准利率下调而下降”。从整体来看,贷款增速在负利率出现的前后没有明显变化,对政策的评价出现分歧。

还有观点认为负利率将招致物价上涨停滞。如果低利率导致融资成本较低,企业不涨价也能获得收益。即使是低收益业务也能维系下去,过度竞争将导致物价下跌。日本东短研究(Totan Research)的加藤出表示,“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如果长期维持低利率,将拉低物价、潜在增长率和生产效率”。

由于这种看法,有分析认为加息反而会推高经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马丁·乌里韦(Martin Uribe)教授分析了美国1954年至2018年的经济数据。他认为,如果在宣布继续加息的基础上分阶段加息,物价上涨将超过利率,而考虑物价的实际利率将下降,结果是有利于经济。

日本早稻田大学副教授小枝淳子进行了同样的分析。假设日本银行(央行)2016年9月将基准利率从负0.1%提高至0%,与基准利率相比物价将上涨,而实际利率下降,将推高经济。虽然只是个人的见解,但日本银行的金融经济研究所于2018年11月公开了她的观点。法国巴黎银行旗下证券部门的河野龙太郎表示,“很有可能对日本银行的讨论产生影响”。

负利率一直被视为将强化货币宽松。1930年代分析大萧条的经济学者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提出了“名义利率=实际利率+预期通货膨胀率”的方程式,据此,在名义利率固定的情况下,如果物价低迷,则实际利率上升。如果出现负利率,实际利率将面临下行压力,因此可以期待产生有利于经济的效果。

无法实现物价涨幅目标

根据这些理论,2012~2015年北欧的央行和欧洲中央银行(ECB)都采用了负利率,2016年日本银行将商业银行存入的部分资金适用负利率。商业银行如果将资金存入日本银行将遭受损失,要增加对民间贷款。日本的设备投资被认为将增加,推高经济和物价。

时间过去了3年。不含同比下降0.3%的生鲜食品的2016年消费者物价到2018年上涨了0.9%。3月15日,日银总裁黑田东彦在记者会上表示,“负利率整体上取得了货币宽松的效果”。

但是,据日银预测,2020年度仍无法达到既定目标的2%。在雷曼危机后,和日欧同样推进大规模货币宽松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和英国央行放弃了负利率政策,转为加息。SMBC日兴证券的丸山义正表示,“日本和欧洲拒绝加息,反映了政策效果的现实”。

另一方面,进入2019年后,美联储宣布暂停自2015年起开始的加息。对今后宽松路线的期待升温,认为负利率有利于经济的看法再次出现。2月上旬,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库尔迪亚(Vasco Curdia)发表论文称,如果在雷曼危机时美国采用负利率,经济本应更早改善。

如果全球的央行迈向货币宽松,和已处于超低利率的日本的利率差将缩小,日元面临升值压力。如果日银也启动货币宽松,黑田东彦认为选项之一是“下调短期基准利率”。是否要开展一场评价未定的实验,大规模货币宽松再次面临决断。

有福啦

信贷网贷、怎么炒股、投资理财

关于零零网联系零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