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贷的利益江湖,谁能独善其身?

时间已经流浪到2020年,我仍然能想起2014年夏天的蝉鸣。彼时的小贷行业正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民间的大量资金流入P2P平台,成为小贷行业的强力后盾,全民高利贷的疯狂时代高潮渐起。

就拿我所在的某汽车抵押贷款平台来说,当时的业务量每月都在节节攀升,从两千万到过亿仅仅只用了3个月时间。总裁在分公司启动大会上高调宣布,要在一年内在全国开设五百家营业部,三年内公司上市。

我所在的营业部开设当天就放了一笔12万的贷款,先息后本半年期,月息4分,客户在眉头紧锁一番思量之后,签下了借条。当时的我对月息4分完全没有概念,完成业绩才是我的生存之道。

虽然比总裁设想的上市时间晚了一年,公司在2018年年底才完成赴美上市。但这也证明,作为中国车贷行业的领头羊,公司已经在这场全民高利贷的风潮中获得了巨大成功。

在此之前,总裁已经经历数十次创业,都未能获得成功,此次进军车贷行业,独创了汽车抵押贷款,不押车的全新模式,后续各家公司纷纷效仿,这是民间借贷史上的一次进步,却也为日后公司的危机埋下伏笔。

公司的经营模式在今天看来已经相当简单,线上融资端和线下放贷端。公司在网上有专业的融资平台,客户将闲散资金存入平台购买抵押标的,以获取利息收入。线下营业部为线上客户寻找缺钱的车主客户,以他们的实物汽车作为抵押标的,供线上投资客户选择。

如果线上客户觉得此汽车的价值高于自己的投资额,就可以与其对标,认购抵押标。线下做完客户调查,汽车评估,安装定位,签署借款合同之后便可放款。

这样的模式简单快速,对于继续用钱的车主客户来说相当方便。公司作为平台方,同时也是借款客户的担保方,全方位为投资客户把控风险。并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可以说这种模式在当时时相当先进合理的,这是公司步入辉煌的核心资产。

但市场的风险在于不断变化的实际处境。

小贷行业的野蛮生长也滋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借款客户资金周转不灵产生了逾期,公司收不到钱却不能不付融资端的利息。这是平台公司的命门。因为是不押车借款,相当于无抵押物,只有抵押手续。

某些借款客户自觉或不自觉地将汽车实物再次抵押给其他借款方,导致公司催收变得十分困难。公司也没有精力组织催收,索性将催收工作外包给专业公司,由此产生了巨大的催收费用和许多暴力催收事件。

当时我的一个客户逾期,外包公司将其汽车拖走,并告知客户需要数千元地催收费用和罚息。客户到公司商量解决,并接受了相关费用,由我陪同客户去外省将汽车赎回。这样一来一回,客户仅因为几百元的逾期就多花费了数千元。

到2017年,仅仅我所在地的城市,经营汽车抵押贷款的公司就多达两百多家,业务员数千人,汽车抵押行业已经彻底爆发。但奇怪地现象在于,客户地数量并没有增长多少。

大多数客户仍然是最早地那一批,他们地汽车被反复抵押给不同地借款平台,周而复始地借款还款中,价值越来越低,负债却越来越高。一批批业务员从他们身上收取服务费,到这个时候,他们借款的目的只剩下一个:还债。

当一个行业的迅猛发展危害到社会稳定,那么,黄昏即将来临。2018年开始,全国开始打黑除恶,严厉整顿借贷市场。同时,平台逾期率的暴增使得放款公司收回贷款变得十分困难,抵押物难以找回,这直接导致线上融资端不断暴雷跑路。线上投资者血本无归的遭遇比比皆是,线下借款客户债务不断增加,破产的也大有人在。

在国家政策的严厉打击和市场不断恶化的双重压力下,小贷行业逐渐日薄西山。2020年初,曾经辉煌一时的某汽车抵押贷款头部企业宣布暂停业务,分期返还线上投资客户的本金,不再支付利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一场盛大的投资借贷游戏落下帷幕。曾经疯狂的借贷双方,能复往日风光者,又有几何?

信贷网贷、怎么炒股、投资理财

关于零零网联系零零网